無論任何小鎮都能成為「首都」-寫真之町.東川町人口持續增加的秘密

無論任何小鎮都能成為「首都」-寫真之町.東川町人口持續增加的秘密

 

 

 


 

不會被最高長官擅自停止的整體規劃

-睽違40年,人口超過8000人而造成話題的東川町,現在有在執行哪些具體的企劃呢?

其中一個是「寫真之町」中的計畫之一的「寫真甲子園」。即將舉辦第25屆,並且今年會拍成電影。另外一個是「家具之町」,預定將建設家具、家飾美術館來展示作品。全部總共預定展出1350個家具,其中有些是名設計師的作品、還有一些當地製作的家具。

-當地的家具製造有哪些特點呢?

由幾位如中村好文先生等,有名的設計師設計,然後使用當地的木材以及技術製造。例如「你的椅子」企劃案。我們的本意是希望小孩子有屬於自己的一塊地方,後來便延伸出由父母傳給孩子,再由孩子傳給他們的孩子的概念。我們希望提供耐用、能夠足以被使用三代的「真正的」家具。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在做出「家具之町」、「寫真之町」宣言時,有些甚麼樣的契機嗎?

原本東川町成為一個町已經有120年左右的歷史,其中家具的歷史有50年,但因為家具業界的不景氣,如何提升形象開始變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而民間團體主導開發中的商品,就是以剛才所提到的「由父母傳給孩子」的概念為中心。「寫真之町」則是在30年前行政與民間合作展開的企劃。

-在各地發起的「地方活化」企劃中,印象中有許多都是曇花一現,能持續30年、50年的可說十分少見吧。

經由持續不斷地做這件事,町的價值才能夠上升。尤其是「寫真之町」,有著不得不持續下去的整體規劃。

-甚麼樣的規劃呢?

並不只是單單的口號,町政府還制定了「寫真之町條例」。我是在制定之後第三任的町長,由於這個已制定的條例,這個企劃不會因為最高長官的個人想法而被擅自停止。我認為制定這個條例,是前人智慧的展現。

-條例沒有被廢除、改正,意思就是說這也得到居民的支持吧。

是的,而且現在與其說是從行政由上到下的宣導,不如說已經成為很自然的一件事了。例如居民在自己家附近種植花草,就會變成「照相很好看的街道」的其中一部份,生活中的每個小細節都彙集形成「寫真之町」的樣貌


藉由「寫真文化首都」把人從東京拉出來

 

-「寫真之町」企劃案是從行政宣導而開始的活動,職員面對這件案子的態度又是如何呢?會不會因為覺得被強迫感到反感?

它造成了很正面的影響。職員不只是和內部的人、也能和外面的人接觸,而町本身也會因此而增加活力,如果不能改變每個人自己的想法,一定沒有辦法成功。藉由和外面的人接觸這件事,讓自己成長。

 

-也就是說,造成了顯而易見的影響。

以前只要是能夠有稅金收入、可以拿到補助金就夠了,但現在並不是這樣。因為資訊流通得很快,所以藉由採納我們自己的想法以及民間的想法,可以做出許多挑戰。這次也和事業構想研究所合作,或者接受像這次的訪談。

-所以造成了良性的循環…。

都是有關聯的。與其說東川町是為了增加定居人口,不如說是藉由增加居留在這裡的人,來造成一個好的關係性,進一步讓它成為町本身的活力。只靠職員的智慧辦不到的事情,藉由與外部人員合作來達成。我們覺得正是因為有和「沒有住在本地的居民」一起合作,才能夠達成這些目標。

-與許多地方都是以「增加移居者」「增加觀光客」為目標不同,一種新的和「外地人」的關聯性。

並不只是從東京帶人進來,我們所要求的是「拉出來」的一種想法。我們雖然自稱「寫真文化首都」,但運動或繪畫也都可以。製造東京所沒有的「小鎮的特點」,活用制度把人拉出來。我們想要傳達「不是東京也可以」的這種想法。因為並不是做甚麼事情都必須要在東京

-的確,藉由「寫真甲子園」,全國各地高中生都聚集到東川町來了呢。

像這種事情就會成為一個能夠改變地方的很好的機會。雖然這樣講可能不太恰當,但我們想要把人從東京搶過來


只要抱持著危機感小鎮也能夠改變,而且是不得不改變

還有一點是,現在東川町也致力於開辦日本語的專門學校。以亞洲為中心招收學生,讓他們學習日語並且能夠就讀日本的大學,或者在日本就職。

-是哦!現在有幾位學生呢?

都是從海外來的學生,有200位左右。來自台灣、中國、韓國、印尼、越南等國家。

-那麼多!他們的居住方面是如何處理的呢?

我們擴建了原本就蓋好的學生宿舍。因為也有許多來唸短期的學生,一年會有7萬組過夜的需求。也因此對町內的經濟活性化有相當大的貢獻。並且,現在也有來自亞洲或歐美的職員在町政府工作,同時也請他們擔任留學生的顧問或者町內活動的主辦人。

-感覺這樣做的話,町內的氣氛整體也會改變很多。

今後是國際交流的時代,為了在平常生活時也能夠保持良好關係,我們必須營造出交流是理所當然的一種氣氛。「寫真之町」的其中一個主題,就是「為全世界敞開大門的小鎮」。

-聽了這麼多,總覺得是非常「積極開拓」的地方活化運動,能夠帶動職員與居民一起做的秘訣是甚麼呢?

關於為了自己的生活,抱持著危機感這件事。雖然像我只剩幾年就可以退休了,但年輕的職員還要在東川町做好幾十年的工作。我可以很自滿的說我們的職員比起其他地方更積極地向外行動,並且事實上也受到了許多刺激。

-從其他地方政府看來,他們可能會想說:「我們究竟要怎麼樣才能做得像他們一樣呢!?」。

我認為如果狀況非常嚴峻,就會造成人的危機意識。而且是不得不這麼想。我們偶而會遇到合併的問題,而就是在決定「不要合併」之後才開始許多行動。例如機場很近、水質很好,我們有許多很珍貴的財產,如果連我們都無法生存其他還有甚麼地方可以生存呢?要不要做、想不想做,都是自己的問題。

-居民的人們也是因為抱有危機感而採取行動的嗎?

雖然同樣是危機感,但有些許不同。因為要做「寫真之町」這個事業,沒有人的協助是不行的。要有歡迎客人的熱忱、以及和來訪的人融洽相處,這種想法穿透到了居民階層。然後居民們就會自發性地採取各種行動。

-雖然聽起來很容易,但這些都是持續了30年的成果呢…。從今以後要致力於哪一方面呢?

總之,目前的目標就是把日本語學校做好,以及讓電影成功。從今以後與其說是要嘗試各種各樣的新事物,不如說我們想辦法減少以往所做的一些工作。需要改善的地方就進行改善,可以活用的地方就盡量活用,希望從今以後可以更加拓展「寫真之町」事業。在財源、人力都有限的情況下,我們期望東川町的3大資產:「攝影文化」「大雪山文化」「家具設計文化」,加上日本語文化能產生新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