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研究

日本人的「說話藝術」

 
【文/林孟穎Miyu】常常聽有跟日本做生意的朋友說,對日本人所謂「虛偽」的外表跟「難溝通」的事實感到不適應,幾乎每天都在罵日本人。但是,又聽經常去日本自助旅行的朋友說,日本人都很有禮貌又很親切,讓他們有賓至如歸的感受,還想再去日本。而這之中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天大的誤會呢?

其實所謂入境隨俗,我們如果想要進到日本人的生活圈裡,或者必須跟他們有生意上的往來,就得了解當地的「眉角」。大多數日本人的個性,不像台灣人有什麼就說什麼,不論想發表什麼意見都要先扯一段讚美之詞或打招呼的話,才開始正題。

例如,我們問了一個問題:「請問東西收到了嗎?」

他們也許會這樣回答:「午安,上次你來幫忙我們公司的事情真是辛苦你了,最近還好嗎?那麼,你的東西,我現在不在公司,所以過兩天才能確認。」

前半部的「招呼」在我們觀感上是可以省略的,但是對日本人來說先打個招呼說一段不是很重要的廢話是有必要的,所謂交際上的觀感問題(尤其是對不同公司或很久沒見的人)。就算是公司內部的討論,在批評之前也會先說「我覺得這個想法很好,也可以考慮採用,但是……」實際上,在但是之後的話才是重點,但無論如何日本人都不會省略前半部,其實這也是為了不讓其他人覺得難堪,不想把氣氛弄僵,一種將心比心的概念。我們台灣人有句話說「對事不對人」,但是在日本沒有這種概念,被批評就是被針對,所以在批評或者指導你的時候通常會先聲明:「我沒有惡意,不是針對你喔」!台灣人覺得日本人開會「落落長」很浪費時間,而日本人會覺得台灣人開會砲火連連,非常可怕(心靈受創)。

日本人並不是不說實話,而是把實話藏在恭維跟表面的話裡面,比較不明顯,稍微遲鈍一點可能就完全聽不出來。而那些恭維跟表面的話在日文中就叫做「建前(たてまえ)」,實話就叫做「本音(ほんね)」。許多人因為分辨不清日本人的恭維「建前」與實話「本音」,而對日本人有所防衛,又或者進一步認為日本人說的話都是假的、很虛偽,但其實跟日本人相處久了,慢慢可以懂得哪些恭維或表面的話可以省略不聽,而哪些話才是真正的「重點」。省略不聽這件事情非常重要,否則你會被他們的前後矛盾搞得相當困惑(你前面說好可是後面意思就是不好啊)。

此外,日本還有一種酒後吐真言的文化,日文叫做「無礼講(ぶれいこう)」。意思就是在酒宴中,因為大家都喝了酒神智不清,所以可以破除上下關係,就算對上司沒有禮貌大家也都可以原諒。傳統日本人的個性,除非喝了酒,否則每個人都用禮貌跟恭維來包裝自己,平時如非必要絕對不會把自己的真心話說出來。

日本人是真的很有禮貌(即使有一部份不是真心的)也很親切(對來客的款待:おもてなし),但因為他們習慣隱藏自己,就算已經見過幾次面也還是感覺很客氣又生疏,「歹逗陣」也是真的。所以筆者最近的興趣就是循序漸進、旁敲側擊地引導對話讓日本人不喝酒也能說出真心話,在逼出他們的真心話時非常有成就感。但因為對他們來說講實話是非常彆扭的一件事,所以還是不會講很明,你只能靠自己舉一反三的能力「推理」出(意思也就是說…?)他們話中的真正意涵。而那個他們一直想隱藏遮掩的實話,基本上也跟我們沒有兩樣就是了。

跟日本人溝通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正因為很困難所以才有挑戰的價值。與其先入為主地認為日本人就是虛偽、不說真話,不如試著學習傾聽日本人的「說話藝術」,或許還能體驗到和日本人「交心」的瞬間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