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秋季班離別感想–CAT LIN

 
百姓貴族になる!東川生活 The Final Day 今日の日はさようなら

 

9/4 「さようなら」
匆匆的一個月,才剛開始認識大家卻已經要說再見,
這是個從早上哭到晚的概念,早已瞇成一條線的小眼睛哭成比刀疤還要細了。

怎麼一切的回憶還像熱鐵烙膚般深刻時,我們就已經要向這美麗的一切說再會了呢。

我很討厭離別,很怕很怕,總覺得內心有什麼被挖空似的。
但擁有如此多美麗回憶的我們卻又是如此幸福。

吶,我好想你們,好想東川,好希望這一切能夠繼續下去。

「離別是為了下一次的相遇」我很想揍發明這句話的人,幾次和一群不認識的同學出國交流,感情說有多好就有多好,約好了,台灣再見,但總囿於現實的苛刻,感情只是回來放著漸漸淡去,而那些彩色的過往也逐漸褪去亮麗的色彩,成為越來越虛渺的追憶。

但是這次,真的好想相信這句話。

「我一定會去找你。」周Eva很正經地說著這句話。
「確定了落角處,一定要告訴我。」Joice說不可以哭,也說他很少哭,但他自己卻開始哭。

說好了唷。

上一篇網誌居然已經是十天前的事了,好像是入侵女子寮的第二還第三天開始停筆的,那時已經意識到相處的時光開始倒數,打一篇網誌動輒需要三個多小時,所以就富堅到現在囉。XDD 現在我正在札幌站前的飯店,用不可思議的速度上網,在馬咩送傳一張照片要失敗五次以上實在曠日廢時啊 囧

很誇張地,這是我連續第四個禮拜來到札幌,札幌駛已熟悉地比北車還要熟稔。
第一次有卡卡和函潔,當時還以為大概就來這麼一兩次吧。第二次是校外見學,還記得和雨欣以及咖蕾一起從大通走到札幌地下街。第三次是愛哭愛跟路,順便來調整眼鏡,
第四次,剩下自己。 一個人在札幌,寂寞更多添了幾分。

其實我不太敢打這些噁心巴拉的話,你們認識的Neko一直不是給人這種多愁善感脆弱小女孩的印象嘛 QAQ 但每次一感傷、一拿起筆來好像變成了一個超級噁心巴拉Neko。

昨晚灌酒後就不要臉的入侵到女子寮最後一道防線,班長大人,雨欣小朋友的床上 XDD
是說在東川的最後一晚根本是各種突破,
不僅跟難度最高的雨欣大人一起泡大澡堂 (這實在太舒服了我說) 晚上還十分順利地爬到人家床上去,獲得一夜好眠,女子寮的床也舒服得太過分!
昨晚的送別會,周Eva「我們這些人跟雨欣相處兩個月,她都還沒餵過我們吃東西 (瞪)」
謝謝班長大人還借我一件厚外套回去 (笑)

說起來,對雨欣的第一印象嘛,就是個文靜正經的小女孩,雖說是小女孩可是她的身高是很驚人可以完全覆蓋老師對我的視線的173cm (據說) XD 也忘了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漸漸有話聊,大概是因為我們都很愛問馬桑問題吧。某天又聊到了幕末,發現這孩子根本不得了…. 超宅的啊…..日後又發現更多的共通點,宅的遊戲漫畫日本文化,台灣歷史,家族過往…blabla 甚至還有WWE,喜歡John Cena是吧 (笑) 真要說起來,熟識也不過是一個多禮拜內的事情而已,很多時候真的會很希望這種無憂無慮的日子繼續下去。

早上七點初頭醒來後,就回到馬咩送盥洗吃最後一頓早餐。
很遺憾的是那盤菜我都不敢吃,但開心的是昨天地奶油馬鈴薯濃湯又在早上重現了。
最後一天,我還是沒勇氣吃下那顆生蛋,雖然鎧任一直說不敢吃可以…丟給牧音 (笑)

我啊,對牧音的第一印象就是坐在我左手邊的漂亮女生,她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是馬桑是韓國人,講話口音很韓國 (笑) 但我們卻是到最後的一兩個禮拜才漸漸比較有話聊,不管是牧音還是鎧任真是超級風趣的人,而且非常可靠唷。 (笑)

今天的食堂很少人,台灣的同學都還在睡覺吧。
只有少數地烏茲別克同學下來用餐,食堂顯得冷清,彷彿在預告著未來的日子。
最後一次一起在馬咩送吃早餐了,呵,我這輩子從沒想過會和一群烏茲別克帥哥每天在食堂相遇啊,老實說我還頗喜歡古龍水的味道的。(笑
好吧,不得不承認在阿烏裡面跟我最好的大概就是Marufxoja了,還有最可愛、擁有俄羅斯血統的Damir,這孩子的日文漢字名字叫做「打美留」 (笑)
這張不知道在正經什麼,這樣的坐姿好噁心喔 XDD 就跟我不適合寫感性文一樣啊啊啊啊
這是最帥的烏茲別克男孩 (認真)
Because his family is “Hasanboy” !!!!!!  英文唸起來就是handsome boy啊 XDDDDDDDD
但這傢伙打排球很殺又很有風度喔
各種final photo

上去開始整理行李,把行李箱挖出來總有種奇妙的感覺,我不是才剛住進這個房間嗎,不是才前兩個禮拜的事情嗎?開始,把散落在床上和地上的衣服一件件摺好放進去。

八點半,是校車來接人的時間了。
以往我們總是一起擠著小小的校車到學校,且馬咩送的同學通常都得坐在中間。
今天,位子是否比較寬敞些呢。
許多搭乘復興航空的同學和一些感情比較好阿烏們抱在一起,因為當烏茲別克同學在學校上課時,十一點,役場的巴士就會來接他們到機場了,這是最後一眼了。不過Damir好像一直以為這是我跟他的最後一面窩哈哈哈
check out繳電費的時間到囉,在馬咩送因為有冰箱的關係,電費總是比較高的,不過一個月1420比我想像的還要低,我以為大概會3000左右,果然是被台灣的電費嚇大的。具老媽說我的夏季電費是很驚人的8000up

其實自己的行李不多,畢竟已經寄了三箱快35kg的貨物回去,東西丟一丟後就開始趕工寫卡片了。很感謝道草館有免費印照片的服務,也很抱歉我就是印超量的那個人 …
今天的溫度只有20度,大概是因為下雨吧。這是來東川第六個下雨的日子。
騎車去Nagasawa買點小東西,還遇到了文具店小老闆,這次是真的要跟這位NPC說再見了。還記得會走進這間店是因為和卡卡吃完千幸後,剛好看到Joice正咩團在這出沒,想說來打聲招呼,Lucia還很親切地把Nagasawa SOAP詳細的解說一次 XDDDD 什麼進去跟老闆聊幾句就會先獲得小禮物,接著繼續聊下去他就會請你進去喝茶之類云云,且這一切就在之後地十分鐘內完全按照攻略發生,根本就是個點擊NPC的概念嘛 XDDDD

不管在哪裡,都是有說不完的回憶呢。(笑)

買完了必需品後又繼續回去趕工,發現雨欣已經到馬咩送樓下了,窩烏,這是愛嗎 (被毆) 馬上把外套還給這孩子,我看他快冷死了。之後我們就在一樓交誼廳聊天打屁,雨欣這小孩一面喊著冷,卻一面吃冰還把Joice的圍巾戴上……. 不過這也是最後的抹茶冰淇淋了 (淚) 以後就看不到雨欣代言冰淇淋幸福蕩漾的可愛模樣了。

十一點,是時候了,學校開著迎接我們從機場回宿舍的同一台車出現了。
女子寮的大家也都來幫忙搬行李道別,我好討厭這種場面,這種酸楚。

這是來東川的第六個雨天,微微的,冷冷的,伴隨這離別的氛圍。

要搭乘復興回去的有柯良,卡卡,弟弟,梁老師,安安母女,Maggie則是要去機場接朋友,

女子寮的大家也來幫忙搬行李,一開始大家還說說笑笑互相擁抱,離別氣味漸濃,而當森先生及三宅先生開始請大家上車後,食堂的阿姨就哭出來了「Hime,一定要回來喔!柯良!一定要再來喔!」當看到阿姨哭出來的那幕,自己的眼眶也不禁泛淚,Maggie在車上拿著手巾不斷拭淚揮手,食堂阿姨緊緊抱著柯良,這一走,真的,不知道何時才又會再見面了。

 

車子到旁邊的工地迴轉,原本坐在左側的大家馬上轉往右側,卡卡一開始明明只是拭淚,但再回頭卻已哭成淚人兒。

我大概懂Eva之後說的話了,難過來自於對於東川的情感,畢竟回台灣後大家還是有機會見面(吧吧吧吧) 一切東川的回憶,是由這個美麗的小鎮、可愛的大家、那些日子憶起做過的白痴、溫馨、感人、搞笑的事,才漸漸構築而成,少了誰,這些回憶都會變了色。

這大概就是「一期一会」想傳承的精神吧,帶點酸楚。

我們這些人的相聚就這麼一次,即便日後和著誰誰誰又回到這裡,卻再也回不去過往。

之後女子寮的回去繼續整理行李,我和Joice決定到Rakuda享用在東川町的最後一餐。

Joice,Joice,Joice,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Joice,能來到北海道,能在馬咩送當Joice的鄰居真的是太好了,雖然你一開始就瘋狂消失到處旅遊,但還好最後的兩個禮拜不知不覺漸漸熟稔,大概是去旭川看球賽的那天開始吧!

那是個剛用完早餐的摸門特,Joice依然是最慢起床盥洗的,

在走廊上遇到Joice:

「Joice你有要去看陽岱鋼嗎?我今晚想和柯良衝一發…」

「好呀!我想去喔!(舉手)」

這次好像就變成了和Joice第一次一起玩耍的機遇了。

而也就是周Eva拿衣服來的那天,發生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對話,

「阿彭我冷…(戳胸) 我需要你的愛來溫暖我。」

「冷的話就去穿外套啊。」

同一時刻見識到周Eva本性以及彭氏笑話level。

你是我遇過最貼心最善良的女孩,沒有之一!謝謝你總是一直包容我各種任性,每次我說要去哪裡哪裡的時候,你總會馬上說「要不要陪你去?」每次當我把包包放在地上時,你總是第一個幫我把包包一把抓起來說地板很髒(笑) 但我的包包可能比地板還髒唷。

第二次卻是最後一次的Rakuda,回想起來,第一次來其實也是個微冷的雨天。

Rakuda就在馬咩送附近而已,但遇到歐崩押蘇咪的關係,實在無緣。

這次米飯的菜單變成了漢堡排和黑醋蔬菜燉雞翅,我們各點了一份。雖然沒有上次誤被送走的咖哩,但每道菜仍然能體會老闆的用心 (噢天啊,他笑了….) 這看似和平常沒什麼兩樣的午餐時刻,卻也是最後的最後了。

Joice是浪費鬼…

為了發送Neko最後的愛(誤)吃飽飯後我們就回去馬咩送把行李搬下來了,這真的是最後一次眺望這個房間了,空蕩蕩的,連走廊也安靜得令人覺得害怕。和熊大一起把鑰匙放在櫃台。這次真的要說再見。

兩點是搭乘長榮航空的同學的送機時間,原本想請馬咩送的阿姨幫我叫計程車到旭川車站,這樣我就不用等到15:55的公車了,一個人被留下來的感覺很不好受。不過阿姨卻跟我說這樣太貴了,畢竟搭計程車要快3800元而公車只要610元,差很多,要我考慮清楚,要不就搭繼承車370元到道草館再搭67號公車去旭川車站。後來還是跟阿姨說我再考慮一下好了,話再講下去就不用去女子寮了。(笑)

咖壘坐在Eva的房間不語,我都不敢看 QQ 不然我鬆動的淚腺一定受不了。

後來凹著雨欣陪我等到三點多再去搭公車 (笑)

兩點還沒到,周Eva的行李還沒搬下來,森先生就出現了,但這是台迷你小巴,或者根本就只是台廂型車,要載上所有人顯然是不可能的,我們就以為會有兩台車來載人,一台載女子寮,另一台載馬咩送的。

咖壘和Eva哭哭,我完全不敢看 QQ 等等跟著淚崩,我好怕好怕這種離別場面,尤其又是兩個這麼這麼要好的人

車子出發了,和Joice又趕快衝回馬咩送,但馬上又發現其實森先生他也要到馬咩送點人,場面突然有點搞笑 (笑) 不過到馬咩送後發現熊大不見了 (後來才知道Maruf擅自把人給載走了機車鬼 XDDDD) 但因為那台迷你廂型車已經沒辦法再塞任何一個人了,森先生就說等等再回來載一趟,就立馬上車把大家都載走了,所以我就這麼快速簡短地跟Lucia & Eva道別了?-_____-咩!!!!????
「Joice,我現在心中莫名有股…怒火?囧」
「我以為我剛剛是要抱著你來段感人落淚的離別的,為什麼現在變得有點搞笑了…?」
Joice則是坐在交誼廳的椅子上旁邊瘋狂笑個不停。

剛剛在一樓有遇到Alieva,他說有個東西要給我,算好去機場來回大概是40分鐘,我騎著腳踏車自己往女子寮過去。

在門口遇到了要走去道草館搭車到機場和家人會合的羿君,主子,我們真的是相見恨晚,怎麼會到了最後一個周末的夜晚才發現我們心靈是如此契合呢?(笑) 這年頭要找到能一起吟詩對句的人幾乎不可能了,何況你居然還是自然組的!讓我們相遇在台灣吧!(抱) 好好和家人享受北海道吧!

相較於剛才大家在樓下等車的熱鬧,現在一樓僅存的施工聲令人感到空寂。腦海裡浮現的盡是每個晚上來鬧女子寮時,一樓坐著剛吃飽飯在離天的大家。這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踏進女子寮,沒有溫柔的Joice陪伴,一樓空蕩蕩的,換上了拖鞋我逕自兒往上走,二樓已尋不見Lucia,雖然也才進去過幾次,但我卻很想念他那有著香水味的娃娃,還有一起看電影的小床兒。或許又是想到了剛洗完澡的中世紀婦女頭,但嘴角是上揚的但心卻是苦澀的。三樓,那間平常會用拖鞋卡著門的小房間已人去樓空,我看到隔壁的門縫中喀壘一個人默默坐在床上看著手機,差點跟著落淚。好安靜、好安靜。

323室,敲了敲門,Alieva還是穿得跟平常一樣漂亮,雖然大部分台灣同學都討厭他,而且他很多行徑真的很誇張,綽號還是傲嬌女 (笑) 但得老實說他對我很好,而且在住女子寮的期間我們非常常用英文聊天,他才23歲卻已經是個英文老師了唷,而且英文講得非常漂亮字正腔圓,我幾乎聽得懂。

他給了我烏茲別克的傳統飾品,要我好好念醫學,彼此都要加油,而且他雖然才23歲卻已經訂婚了,還要嫁去澳洲呢!難怪每天都看他聊電話到這麼晚,我們約好了未來要常常在facebook聯絡,再一次的相擁,謝謝,謝謝。
It’s so nice to meet you in Higashikawa, thanks for the fortune and everything.
Just keep in touch my dear friend.
And, congratulations!! :))))

道別後又這麼巧在走廊遇到雨欣小孩,就拉著她陪我去馬咩送等囉。
當她知道Joice還沒走的時候也覺得有點搞笑 XDDD

回到馬咩送後兩三分鐘,很令人意外地,森先生居然在40分鐘內準時回來了,車子就停在馬咩送大門口,這實在來得有點突然。
「是周宜樺!她們回來了!」Joice大喊。Lucia和Eva從車上走下來。

啊,真的是時候了。
我轉身去拉Joice誇張肥厚的行李箱,和Eva一起拖到門口交給森先生。

Joice抱著我說,
「你不可以哭」
「確定落腳的地方後一定要告訴我」
「我們一定還會再相見」

即使剛才信誓旦旦的說,因為第二批的搞笑片段害我哭不出來,但此時眼眶早已泛淚。

轉身又抱了抱Lucia,你真的好輕好輕,要多吃點,腸胃一定要顧好唷,好嗎?
Eva,記得你說過的話,如果真的還有之後,我們來把那首歌練完吧。

「你再去抱抱阿彭好嗎?」Eva這麼說,
轉頭,剛剛叫我不能哭的Joice自己先哭成了淚人兒,老實說我有點嚇到。
「我會去大阪找你的!好不好?」

謝謝森先生給我們這麼多十八相送的時間才催大家上車,揮了揮手,心裡很痛很痛。
你們是最後離開的人,對我來說,在東川的一切是真的結束了。
留下的只剩空蕩寂寥罷了。

看著車尾燈漸漸消失在轉角,眼角忍耐已久的抖大淚珠兒才落下。

有的時候我會覺得雨欣是好可愛的存在,他自己說他很冷血,但大概心裡還是多少有點感觸吧,看著她總會覺得這傢伙怎麼這麼可愛。回到馬咩送一樓,打開筆電才開始要訂明後兩天在函館的飯店。能和你一起陪伴左右聊天的時間也在倒數了吧。

之後Damir跟一個烏茲別克女生回到宿舍了,
「Hey, see you again!!」Damir顯然對一個今天說要離開但卻遇到三次的人感到困惑 (笑)
那個女生告訴我們她即將結婚,希望我能到烏茲別克去玩。我每次都會說好,一定,而且妳們要請我吃很多很多哈密瓜唷!她們也都笑著說沒問題,烏茲別克的哈密瓜可是比北海道的還要大、還要甜、還要便宜!但或許我們心裡都明白,這聲「byebye」,可能就是此生最後的一面了。

「I want to give you something, just wait for me.」said Damir
接著他就拎著雨傘幫女同學把東西送回去女子寮了。

原來他給我的也是烏茲別克的傳統飾品,以及一串烏茲別克的傳統鏈珠。
「If you are in bad luck or have something bad, something trouble, it would protect you.」
為什麼會有如此貼心可愛的大男孩啊!!!!!!!!!!!! QAQ

之後我們就用英文又天南地北的聊了,例如女孩子結婚的年齡啊之類的,烏茲別克的男人20歲30歲40歲結婚的都有,但肚子會越來越大,我還嗆說那為什麼Maruf才26歲那肚子就如此不得了 (笑) 而我們告訴他,台灣女生30歲以上才結婚的非常多,這時這孩子馬上問我幾歲 XDD 我還以為我告訴過他了,但她說其實他沒問,因為問這個問題他覺得很不禮貌,噢~~ such a gentleman!! 後來他猜我22歲,雨欣18,阿嘎19 (噢對了,阿嘎送羿君去道草館搭車後就來女子寮陪我囉,太感動了 QQ) 話說我果然已經離開了那種會被猜是高中生的年紀了 XDDDDDD

送走阿彭後大概是兩點四十,我們幾個就這樣一路聊到了三點四十五,雨欣催著說「你該走了」
正巧這時候Maruf也回來了,算是趕得上最後一面嗎 (笑)
雖然你平常都很機車,但回想起過去幾個禮拜一起打球、一起坐在一樓看球賽、一起歡呼大叫(有趣的是當一起看棒球的時候烏茲別克語、日語和中文居然都互通了)、一起玩鋼琴的回憶,還是非常非常捨不得。
いろいろ珍しい思い出ができてありがとう!ずっと一生の友達よ!
My best Uzbekistan friends !!!!!!!!
Love you forever, and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
15:46
時候真的到了,我不敢去跟食堂的大家打招呼,這樣我一定走不了。

「Let me help you.」
Damir說完就拎著我的行李,穿上雨衣。
這孩子到最後一刻為什麼還這麼可愛啦 Q_____Q

I love you guys !!!!!!!!!!!!!!!!!!!!!!!!!!! Q_______-Q
謝謝阿嘎、謝謝雨欣,謝謝Damir,謝謝你們來送我。
看著後面的石窯小屋,想起昨晚大家無憂無慮的歡愉,與今朝的離別對比,眼淚又開始在眼眶裡打轉。但我還是希望能笑著跟大家說再見,好像我只是去哪兒小旅行,等等就回來一樣。

Damir這小鬼(21歲)開始唱起今日の日はさようなら,還好沒唱完,不然我就淚崩給你看!

對了我要宣傳一下,我獲得了雨欣主動的擁抱,真的是最後幾天各種完全突破 (得意)
大概是最後的擁抱了吧,此時我也講不出什麼話了,千言萬語蕭蕭瑟。

嗶嗶────15:55,時間到了,司機示意要關上門了,我坐在離門最近的位子,揮手。車子離駛,我看著在遠方揮手的你們,又看看已經被當成是家的馬咩送,接著是路過女子寮、左右兩邊的稻田、道草館、只去過幾次的十月庵、冰淇淋只要64元雨欣瘋狂購買的小超市,神秘NPC出沒的Nagasawa、要去體育館會經過的東川小學校、大家一起開心扛神轎的東川神社,被我當成甜點補給站的7-11,哈密瓜十點後會半價的Fuji超市 …. 怎麼會在這時候,回憶像是滾膠捲般的不斷輪轉呢。

我開始後悔在這麼長的相處後安排一個人的旅程。

已經無法隨時相約去超市、去吃鬆餅,一起討論著假日的行程,一起在交誼廳裡面看球賽,琴音開始在腦中繚繞,場景是每個下午日本學生還沒回來時,盡情演奏summer的時候,陽光灑落在一樓的走廊,我盡情享受這一切。

眼淚就這麼滴整路。

既然留不住青春,錯過了昨天的那枝花,又怎能再錯過今朝的這壺茶。
且行,且珍惜。約好了唷。

2013.9.6. Hako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