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增加中的北海道東川町 共享誕生的喜悅「你的椅子」創造地方再生的能力

人口增加中的北海道東川町 共享誕生的喜悅「你的椅子」創造地方再生的能力

 

 

【原文・攝影/倉谷清文(攝影師) 翻譯/林孟穎】
原文:https://thepage.jp/detail/20170807-00000007-wordleaf

 人口正處於減少趨勢的日本,某些地方的行政區域連繼續存在都有困難。在這當中,有一個作為人口增加、地方活性化的良好範本受到矚目的鄉鎮(町)。

 位於北海道正中央的東川町,是個充滿田園風景,人口約八千人的小鄉鎮。長年以來以攝影文化進行地方振興的「寫真之町」稱號為人所知,除此之外地方產業的其中之一,也是許多旭川家具的工匠居住的「木工之町」。

 由有名設計師設計、地方旭川家具的工匠所製作的椅子,作為送給在東川町出生的小嬰兒的禮物;這稱為「你的椅子」企劃。椅子會在提出出生證明後開始製作。每一年的設計都會變更,主題也不同。每一張椅子都刻有號碼、姓名、出生年月日,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張椅子」。

 我們為了探訪一張椅子的禮物給町內帶來怎麼樣的效果,來到了東川町。

▲包含每年的椅子以及2011年送給東北的孩子們的『希望的「你的椅子」』,共13張椅子並列(攝於東川町文化藝術交流中心)

 「你的椅子」企劃從2006年開辦,今年已邁入第12年。從東川町開始,道內的劍淵町、愛別町、東神樂町、中川町、到長野縣的賣木村也參加了這個企劃。至今為止送出的椅子在東川町有590張,加上6個町村就有1,282張(2016年末調查)。

 在各界活躍中的有名設計師的設計,以及在家具製造上擁有高超技術的旭川家具工匠所製造出的椅子,口耳相傳,現在據說還有因為想要「你的椅子」而搬到東川町居住的家庭。

 贊同本企劃的主旨並參加的地方行政區之外,為了回應全國的迴響,2009年成立了「你的椅子俱樂部」。只要個人負擔參加費,就可以得到從俱樂部發送的「你的椅子」。

契機是慶祝小嬰兒誕生的「一發煙火」的故事

▲「你的椅子」企劃代表 磯田憲一先生

 「你的椅子」企劃是在旭川大學研究所擔任客座教授的磯田憲一先生,過去與學生在會議時談到地方交流時產生的想法。為了知道其發源,我們親自訪問了磯田先生。

 一開始是從被秋田大曲的華麗煙火大會感動的學生起頭,後來話題移轉到北海道的某個小鄉鎮的煙火。在那個鄉鎮,只要有小孩子誕生,就會施放一發煙火通知所有町民。

 「地方的人們因為看到了這個煙火,就知道在某處有個孩子誕生了。雖然只不過是一發煙火,但在這個小鄉鎮,這發煙火的意義並不會輸給大都會的幾萬發煙火。」

 跟這個意義相同,如果看到向役場提出申請的人抱著小小的椅子走出來了,「我們的町又有新生命誕生了啊,恭喜」應該會這麼想吧…… 。

 雖然不富有但是互相幫助支持,這種「照顧好厝邊」的地方社會型態正在消失當中。要挽回這些也許需要不少時間。從小事開始,只能從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開始做起。

 「想重現對於一個生命的誕生,能和當地的所有人共享喜悅的地方社會。」

 為了體現希望一個人的人格、人權能受到尊重的小小願望,於是構想了贈送「象徵所在之處」的椅子的企劃。

 而後磯田先生就把這個提案告訴松岡市郎.東川町長。聽了他的想法後,町長亦有同感,並立刻與町內的旭川家具業者討論。而後組織成立了「你的椅子東川町執行委員會」。於是開始了由地方的所有民眾出資,贈送給新生兒地方特產旭川家具椅子的「你的椅子事業」。

家具工匠,讓伐木工覺醒了

 這個企劃還有另外一個目標。在全國也著名的旭川家具。在東川町不分大小,與此事業相關聯的企業有大約50個。藉由製作物品來支撐地方產業的工匠們,生活並不一定很豐裕。因此想對於這些旭川家具的工匠們的技術致上敬意。

 因此,這必須是為了未來的孩子們、為了將來的事業。雖然這種企劃多以義工為主,但他們並沒有這樣做。即使只是一張小小的椅子,買起來也和大張的椅子沒有什麼價錢上的差別。構造上,會支付所需的代價給工匠們。因此這些椅子也必須擁有不輸給其他椅子的設計、以及高明的技術。

 而從這裡開始,工匠們對於製作的心也產生了變化。在這個習慣了壞掉了立刻換新的現代,接受了「雖然壞了,可是捨不得丟」的修理請託。磯田先生轉述接受修理的工匠開心地說:「這真是作為工匠最開心的事了」。一邊設想著坐在上面的孩子一邊製作椅子的工匠們,在它萬一損壞時,也是修理的工匠。

 也有對於自己製作的東西如此珍惜的人……。磯田先生表示,「你的椅子」也是一種能夠取回製作者與使用者的親近關係的一個構造。

 從2015年開始對於椅子的材料講究,只使用北海道產的木材。一直以來只是默默地伐採的伐木工人,也因為知道自己鋸出的木材會成為新生的孩子們最初的所在之處,也對本企劃有所同感,改變了他們的意識。

 比起得到贈送椅子的孩子們從今以後的年年月月,活了更長時間成長的木材,現在變成椅子成為新生命的所在之處。超越漫長世代並一代傳承一代,如此生命的循環,成為下世代的椅子材料的木頭植栽事業「你的椅子之森」也從2012年開啟了。

 實際受贈「你的椅子」的家庭實際上的感受如何呢。

 由於工作的關係,從北海道內其他地區搬來的高石先生一家人,有超喜歡棒球的大成小朋友(10歲)和美春小朋友(9歲)、美空小朋友(4歲)的3人兄妹開心地鬧成一團。

 美春「倒過來放高度就會變,然後這裡(扶手)可以放東西」,美空「可以把喜歡的繪本放在下面」,兩位小朋友分別告訴我們喜歡自己的椅子的地方。

 惠登小朋友(5歲)、莉瑚小朋友(3歲)、旬小朋友(1歳)的三兄妹。大西夫婦也是因為懷了長男而從洞爺搬來的移居組。

 「我在這之前完全不知道『你的椅子』」。媽媽的直美小姐笑著說。

 「因為親戚都沒有小孩,所以在生下長男時,還沒有任何小朋友的物品,得到這個很棒的小木椅時真的很感動。當下想著在生下第二胎、第三胎時也想要一把」。

 終於可以好好地坐下。可以扶東西站起來了。可以墊著椅子自己添飯了……。藉由「你的椅子」感受到3個小孩子的成長。訪問了接受禮物的家庭,看著受到些微日曬而有些磨平的「你的椅子」,我們重新感受到這個企畫的意義。

只要被愛,那個孩子也會成為愛人的人

▲於各界活躍的有名設計師所設計,並由地方的家具工匠製作。相片最前方為「你的椅子」2017

 「『你的椅子』用來坐的功能,可能不到6、7年就不堪使用,並且被孩子們所遺忘吧」。

 看著歷代的「你的椅子」,磯田先生如此說。

 「那些孩子們在漫長的人生中,有時也會受挫。在那個時候,如果能想起有這張肯定並證明自己的出生的椅子,以及地方的人們曾經為了自己的出生感到喜悅,因此湧上度過困難的勇氣就好了」。

 「有句話說『只要被愛,那個孩子也會成為愛人的人。只要被社會愛著,那個孩子會成為支撐社會的重要的人』。相信這句話,我們希望從今以後也能把小小的椅子贈送給孩子們」。

 

 

 
無論任何小鎮都能成為「首都」-寫真之町.東川町人口持續增加的秘密

無論任何小鎮都能成為「首都」-寫真之町.東川町人口持續增加的秘密

 

 

 


 

不會被最高長官擅自停止的整體規劃

-睽違40年,人口超過8000人而造成話題的東川町,現在有在執行哪些具體的企劃呢?

其中一個是「寫真之町」中的計畫之一的「寫真甲子園」。即將舉辦第25屆,並且今年會拍成電影。另外一個是「家具之町」,預定將建設家具、家飾美術館來展示作品。全部總共預定展出1350個家具,其中有些是名設計師的作品、還有一些當地製作的家具。

-當地的家具製造有哪些特點呢?

由幾位如中村好文先生等,有名的設計師設計,然後使用當地的木材以及技術製造。例如「你的椅子」企劃案。我們的本意是希望小孩子有屬於自己的一塊地方,後來便延伸出由父母傳給孩子,再由孩子傳給他們的孩子的概念。我們希望提供耐用、能夠足以被使用三代的「真正的」家具。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在做出「家具之町」、「寫真之町」宣言時,有些甚麼樣的契機嗎?

原本東川町成為一個町已經有120年左右的歷史,其中家具的歷史有50年,但因為家具業界的不景氣,如何提升形象開始變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而民間團體主導開發中的商品,就是以剛才所提到的「由父母傳給孩子」的概念為中心。「寫真之町」則是在30年前行政與民間合作展開的企劃。

-在各地發起的「地方活化」企劃中,印象中有許多都是曇花一現,能持續30年、50年的可說十分少見吧。

經由持續不斷地做這件事,町的價值才能夠上升。尤其是「寫真之町」,有著不得不持續下去的整體規劃。

-甚麼樣的規劃呢?

並不只是單單的口號,町政府還制定了「寫真之町條例」。我是在制定之後第三任的町長,由於這個已制定的條例,這個企劃不會因為最高長官的個人想法而被擅自停止。我認為制定這個條例,是前人智慧的展現。

-條例沒有被廢除、改正,意思就是說這也得到居民的支持吧。

是的,而且現在與其說是從行政由上到下的宣導,不如說已經成為很自然的一件事了。例如居民在自己家附近種植花草,就會變成「照相很好看的街道」的其中一部份,生活中的每個小細節都彙集形成「寫真之町」的樣貌


藉由「寫真文化首都」把人從東京拉出來

 

-「寫真之町」企劃案是從行政宣導而開始的活動,職員面對這件案子的態度又是如何呢?會不會因為覺得被強迫感到反感?

它造成了很正面的影響。職員不只是和內部的人、也能和外面的人接觸,而町本身也會因此而增加活力,如果不能改變每個人自己的想法,一定沒有辦法成功。藉由和外面的人接觸這件事,讓自己成長。

 

-也就是說,造成了顯而易見的影響。

以前只要是能夠有稅金收入、可以拿到補助金就夠了,但現在並不是這樣。因為資訊流通得很快,所以藉由採納我們自己的想法以及民間的想法,可以做出許多挑戰。這次也和事業構想研究所合作,或者接受像這次的訪談。

-所以造成了良性的循環…。

都是有關聯的。與其說東川町是為了增加定居人口,不如說是藉由增加居留在這裡的人,來造成一個好的關係性,進一步讓它成為町本身的活力。只靠職員的智慧辦不到的事情,藉由與外部人員合作來達成。我們覺得正是因為有和「沒有住在本地的居民」一起合作,才能夠達成這些目標。

-與許多地方都是以「增加移居者」「增加觀光客」為目標不同,一種新的和「外地人」的關聯性。

並不只是從東京帶人進來,我們所要求的是「拉出來」的一種想法。我們雖然自稱「寫真文化首都」,但運動或繪畫也都可以。製造東京所沒有的「小鎮的特點」,活用制度把人拉出來。我們想要傳達「不是東京也可以」的這種想法。因為並不是做甚麼事情都必須要在東京

-的確,藉由「寫真甲子園」,全國各地高中生都聚集到東川町來了呢。

像這種事情就會成為一個能夠改變地方的很好的機會。雖然這樣講可能不太恰當,但我們想要把人從東京搶過來


只要抱持著危機感小鎮也能夠改變,而且是不得不改變

還有一點是,現在東川町也致力於開辦日本語的專門學校。以亞洲為中心招收學生,讓他們學習日語並且能夠就讀日本的大學,或者在日本就職。

-是哦!現在有幾位學生呢?

都是從海外來的學生,有200位左右。來自台灣、中國、韓國、印尼、越南等國家。

-那麼多!他們的居住方面是如何處理的呢?

我們擴建了原本就蓋好的學生宿舍。因為也有許多來唸短期的學生,一年會有7萬組過夜的需求。也因此對町內的經濟活性化有相當大的貢獻。並且,現在也有來自亞洲或歐美的職員在町政府工作,同時也請他們擔任留學生的顧問或者町內活動的主辦人。

-感覺這樣做的話,町內的氣氛整體也會改變很多。

今後是國際交流的時代,為了在平常生活時也能夠保持良好關係,我們必須營造出交流是理所當然的一種氣氛。「寫真之町」的其中一個主題,就是「為全世界敞開大門的小鎮」。

-聽了這麼多,總覺得是非常「積極開拓」的地方活化運動,能夠帶動職員與居民一起做的秘訣是甚麼呢?

關於為了自己的生活,抱持著危機感這件事。雖然像我只剩幾年就可以退休了,但年輕的職員還要在東川町做好幾十年的工作。我可以很自滿的說我們的職員比起其他地方更積極地向外行動,並且事實上也受到了許多刺激。

-從其他地方政府看來,他們可能會想說:「我們究竟要怎麼樣才能做得像他們一樣呢!?」。

我認為如果狀況非常嚴峻,就會造成人的危機意識。而且是不得不這麼想。我們偶而會遇到合併的問題,而就是在決定「不要合併」之後才開始許多行動。例如機場很近、水質很好,我們有許多很珍貴的財產,如果連我們都無法生存其他還有甚麼地方可以生存呢?要不要做、想不想做,都是自己的問題。

-居民的人們也是因為抱有危機感而採取行動的嗎?

雖然同樣是危機感,但有些許不同。因為要做「寫真之町」這個事業,沒有人的協助是不行的。要有歡迎客人的熱忱、以及和來訪的人融洽相處,這種想法穿透到了居民階層。然後居民們就會自發性地採取各種行動。

-雖然聽起來很容易,但這些都是持續了30年的成果呢…。從今以後要致力於哪一方面呢?

總之,目前的目標就是把日本語學校做好,以及讓電影成功。從今以後與其說是要嘗試各種各樣的新事物,不如說我們想辦法減少以往所做的一些工作。需要改善的地方就進行改善,可以活用的地方就盡量活用,希望從今以後可以更加拓展「寫真之町」事業。在財源、人力都有限的情況下,我們期望東川町的3大資產:「攝影文化」「大雪山文化」「家具設計文化」,加上日本語文化能產生新的價值。